致焦虑的风险投资人

2017-05-10 16:46:37 沙发 创业维艰
致焦虑的风险投资人

“最近除了充电宝和人工智能还能投点什么?”

这是我半年来被同行友人问及最多的问题。这恐怕是中国 TMT 风险投资历史上最焦虑的一段时光,在经历了 2014-2015 年的泡沫期后,许多没有完整经历过“投”、“管”、“退”周期的新人从一线基金分裂出来创立了自己的基金品牌,而同时间部分一线基金的规模也飞速膨胀,甚至一些基金的人民币募集额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原有美元基金的体量。

两周前,一个老牌母基金的合伙人给我分享了一组数据,数据的结果简单而直接,在他们过去十多年投资的风险投资基金组合里,基金的规模、投资速度和回报率呈现出非常强的负相关关系,尤其是单期基金超过四亿美元和投资周期低于两年的那些基金。那么问题又来了,我们都听说过对冲基金经理在二级市场顶点主动还钱给 LP、缩减基金规模的故事,为什么在风险投资行业却似乎只有不断扩大资产规模这一个选择?

2008 年我刚进入风险投资业的时候,Y Combinator 的创始人 Paul Graham 曾经写过一篇博客,告诫年轻的投资人要牢记早期投资的四大标准:市场、壁垒、团队、资本效率。如今九年过去了,当下的市场环境却真正告诉我什么叫“知易行难”。一个共享单车项目可以在一年内融上四轮钱,但管理层可能都无法了解公司的车都去了哪里,故障率是多少,一天被骑行了几次,作为资产属性如此强的一个产品可以从免押金甚至到免费骑行,没有人再考虑资产回报率和网络效应,毕竟为了持续融资增加订单量才是最重要的。

我的投资经历告诉我,每隔两三年投资行业总会出现这样一个低谷期,新的驱动力没有出现,投资主题青黄不接,这种时候耐心和克制显得尤为稀缺和重要。今天,我想分享两个故事。这两个故事也是我自己不断反思总结后对同事们讲的,也希望能给焦虑的风险投资人们一点启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